他花20年为女儿攒100万嫁妆,却被拒绝参加婚礼…

  • A+
所属分类:在线视频

什么是父爱?提出这个话题,相信很多人都会停下来思索一下,与世人喜欢歌颂、赞扬的母爱不同,父爱一直都是被忽视的角色,似乎父亲的爱并不值一提。

在日本,就有这么一个父亲,哪怕被女儿拒绝了参加婚礼的请求,还是节衣缩食为女儿攒了100万嫁妆。

这个人叫做桥本将俊,今年47岁,在东京做出租车司机。

9月11日的深夜,《跟拍到你家》节目正在东京寻找采访对象的时候,他笑眯眯地走了过来,问节目组要不要打车。

节目组正愁找不到被采访人,干脆就选定了这个出租车司机,问他可不可以去他家?他笑眯眯地说:“绝对没问题,我一个人住。”

然后带着节目组的人回到了自己的家。

令人意外的是,“单身汉”桥本将俊的家非常地整洁,入口处还有两个自制的牌子。

房间也很大,杂物很少,走简约风。

“这个公寓是我很多年前买的,3LDK的公寓。”他一边介绍,一边给工作人员拿冰和大麦茶,细心地招待他们。

“你家一直都是这么整洁吗?"主持人问,“不整洁,乱得很。”他不好意思地回答。

家里边整体而言东西还是比较少的,零食也不多。

打开冰箱,几乎都是饮料,任何烹饪的食材都没有,看来单身中年男子的生活,果然不是很如意。

桥本将俊说自己平时不做饭,饿的时候吃纳豆和香肠就可以。

主持人特别惊讶:“如果是我最起码要叫个外卖,才能算生活。”

卧室是东西最多的地方,虽然比较脏乱,但是一个人生活的话倒也不必很整洁。

床具是特别简单的一个垫子,一年四季都一样,被子也很简约,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柜子,就没有别的家具了。主持人惊讶于他的简约,问:"这真的是你买的房子吗?不是租的吗?这样铺垫子的话容易腰痛。"

桥本将俊则回答说:“其实有一套比较高档的床具,但是收纳在柜子里,朋友来的时候才会拿出来用。”

能在东京买得起房子,家境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很差,但是能看出来,桥本将俊的生活非常简约。

主持人对他的工资产生了好奇。桥本将俊说,自己曾做了25年的货车司机,做了4年的出租车司机,收入还算可以,好的时候一年能赚650万日元。

这个收入换算成人民币是40万人民币,并不算很差。但是桥本将俊又说还了贷款之后就不多了,而且疫情期间只有往常收入的三分之一。

因为收入锐减,所以现在需要主动拉客。

节省可以理解,但是桥本将俊几乎是抠门。

对自己抠门的那种。

因为主持人在桥本将俊的衣架上发现了一件破到全是洞洞的衣服,“这衣服还能穿?”

在众人的惊讶声中,桥本将俊穿上了它给大家展示,可以看出来不仅胳膊上有一个大洞,背后也全都是小洞洞,穿上就透风。

桥本将俊说,这件衣服穿了十年,虽然烂了,但是穿在外套里边没人看得出来。

还说,不买新衣服的原因是省钱。

然后桥本将俊说出了自己的故事:他22岁就结婚了,妻子可以说是青梅竹马,结婚后妻子就做了全职太太。

不久后两人就有了自己的女儿,他开货车,妻子在家照顾女儿,有过一段很幸福的时光。

但是30岁那年,经济不景气,生活各处都需要花钱,妻子就提出来想要找一份夜晚的工作,但是桥本将俊不同意,两人大吵了一架。

然后妻子就以,桥本将俊收入太少为理由提出了离婚,并且带走了女儿。

没几年后妻子就再婚了,女儿有了继父,继父那边不希望女儿和自己来往,所以再见女儿的机会就越来越少了。

而桥本将俊这边,则一直没有再婚,过着单身生活。但是眼看自己的女儿现在快要28岁了,他就想给女儿攒一笔嫁妆。

桥本将俊因为一个人生活,所以支出一直都比较大,加上还贷、照顾老人等多种因素,现在只存下了100万日元。

他现在就希望多努力工作一会,能赶在女儿结婚前存更多的钱给她,把女儿风风光光地嫁出去。

“这是我唯一的女儿,我的掌上明珠。我现在已经47岁了,生活没什么指望了,就希望我女儿将来能过上好的生活。

不要过我这样漂泊的人生。”

虽然已经和妻子离婚17年,但是桥本将俊提起女儿的时候,眼睛里还是会发光。

“我女儿特别善良,是个好女孩,小时候吃便当吃不完,也不舍得扔掉。

有一次我看到她实在吃不完了,就让她丢掉,她夹起一块猪肉说,猪肉君,对不起。再夹起一块黄瓜说,黄瓜君,对不起,再夹起一粒米饭说,米饭君,对不起,就这样一边道歉,一边丢掉。”

“我女儿小时候特别缠我,5岁之前都是和我一起洗澡,我会认真帮她洗脚丫子。后来到她四年级了,还要和我一起洗澡,我也特别想,但是我还是要对她说爸爸不能和你一起洗澡了……她还哭了好久,说我想和爸爸一起洗澡。”

“后来我们去旅游去泡温泉,我跟女儿撒娇说,不能一起泡温泉好寂寞啊,女儿跟我说,爸爸,等到没有人的时候,我就过来陪你哦。然后第二天早上跑过来和我泡温泉。”

回忆起和女儿在一起生活的点点滴滴,桥本的脸上充满了喜悦,直到现在,他都清晰地记得女儿说过的每一句话。

只可惜当初女儿还小,所以判给了母亲,桥本很后悔:“如果我再努力一点,把抚养权争过来就好了。”

但是又自言自语地说:“不过你看我过成这样,连一顿像样的饭都吃不上,她妈和继父,至少还能给她一个家。”

问及桥本为什么离婚后没有再婚的原因,桥本笑着说,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太穷了嘛,打工人啊养不好家庭。

最遗憾的是,离婚后因为前妻再婚,桥本很难见到女儿,每次见女儿,都有一种偷偷摸摸的感觉。

后来等女儿大了点之后,两个人开始互相写信。现在桥本还留着女儿写给他的所有信,没事就翻出来看一看。

女儿信里大多都是写,不要让桥本再给她寄钱了,可以看出来女儿确实是一个很乖巧的人。

但是桥本还是会定时寄钱给她。因为除了能给女儿塞钱,桥本不知道自己还能为她做点什么。

后来女儿告诉他,自己在麦当劳打工。桥本就天天不惜绕远路也要去看女儿,但是有时候并不会打扰她,只是远远看她一眼就心满意足。

“除了父母,女儿是我唯一的亲人了,只要她过得好,我就过得好。”

桥本希望自己有生之年,可以尽量给女儿留下一点什么,无论是100万嫁妆也好,无论是将来的这套房子也好,总是希望女儿将来有个保障。

桥本最近还开始锻炼,因为听说女儿快要结婚了。

他说自己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参加婚礼。

为此还专门打电话联络前妻一家确认了此事,但是女儿后来联系他说:“如果在场还有别的父亲的话,不是特别的好……”

听到这句话,桥本知道自己不能去参加婚礼了。

桥本说他很理解女儿的处境,毕竟离婚的时候,女儿还很小,人生的大部分时光都是和继父一起度过。

所以考虑继父的心情也在情理之中。但是说着,桥本还是忍不住眼泛泪花,开始沉默地喝起酒来。

“如果能凑更多的钱就更好了。”桥本心想,女儿的婚礼,一定要风风光光的啊。

但是2020年初疫情的扩散,就连政府也在呼吁尽量不要选出租,日本的出租车市场算是彻底地陷入了寒冬期,收入骤减,现在连桥本自己的生计都成了问题。

现在一天只能赚4000到5000日元,也就是300块钱左右。

看起来不少,但是车的故障率也很高。

短短几个月里已经维修过3次。

最尴尬的是,拍摄结束后,桥本主动提出要送节目组工作人员回去,结果车直接在路上就故障了。

工作人员不得不打电话叫来了拖车,把桥本的车拉去了修理厂。

但是桥本并没有因此垂头丧气,反而带着乐观的微笑对主持人说:“虽然经常出故障,但我从小就梦想自己开车做生意,现在我的梦想实现了。”

这样来看,桥本真的是一个很乐观的男人。

主持人离开前曾问桥本将俊,不能去女儿的婚礼,会不会感到很受伤?桥本将俊笑了笑没有回答。

他尽量让自己的态度看起来很无所谓,但是从他拼命攒嫁妆这件事上来看,他对女儿一定有着深深的爱,那种爱,虽然无声,但是厚重。

这也许就是人们常说的父爱如山吧,虽然父亲总是不善言辞,但要知道他们在行动上永远爱着自己的女儿啊,甚至甘愿在女儿的世界里化作隐身人。

他们看起来沉默,不是因为不爱,正是因为爱得太多。

不论怎样,桥本将俊总体上还是一个温暖又乐观的人啊,希望世界能对这样的人温柔以待。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