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动最高法 华金证券IPO是否波及?

  • A+
所属分类:欧洲联赛

惊动最高法,华金证券IPO是否波及?

来源:券业行家

原创 券业点评

因一则惊动最高法的诉讼,将行家密切关注的华金证券牵涉其中。对这家拟上市的魔都券商来说,是否会遇到波折?

级别最高的判决书

虽非“精通刀笔”的法律人士,行家对最高人民法院这个金光闪闪的名字,也并不陌生。

然而,当行家偶然瞥到的这则判决书时,有些不淡定了。

不明就里的行家,单看判决书的开头,就发现一件奇怪的事情:涉诉各方几乎都在江西省内。

原告方,高安市城市建设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简称:高安城投)。

股权穿透信息显示,高安城投的母公司高安市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高安发展集团)隶属于高安市国资委。而高安市属于江西省宜春市管辖。

被告之一深圳激石伟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简称:激石伟业)。其股东方为两家机构:深圳方圆鼎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方圆鼎盛,持股85%)和江西平安陆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平安陆金投资,持股15%)。而平安陆金投资也是方圆鼎盛持股30%的股东。

据中基协备案信息显示,激石伟业注册地位于深圳,办公地址位于南昌。其法人代表、总经理、执行董事,此前任职的单位为江西国资背景。

原审第三人为江西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江西银行),还有奥其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奥其斯公司)。

公开信息显示,奥其斯(股票代码:836614.OC)曾经是江西省挂牌新三板企业市值第一股。

早在2019年9月,奥其斯就因为未能披露2018年年度报告,被全国股转公司摘牌。彼时,作为奥其斯的持续督导主办券商,新时代证券曾发布风险提示性公告称,奥其斯的办公经营地点已无办公人员、无生产经营迹象,仅余看守人员。

那么,华金证券这家注册地位于上海,“依托珠海横琴区位、政策优势,联动港澳”的券商,为什么会“跨省”成为被告?

华金证券牵连其中

由于判决书全文有些长,行家摘取了直接涉及华金证券的部分。(戳这里查看全文>>)

2017年2月21日,华金融汇94号定向资产管理计划(简称:华金融汇94号)在中基协备案。委托人为江西银行,华金证券担任管理人,兴业证券南昌分行担任托管人。

2017年2月23日,激石伟业作为普通合伙人,与华金证券(有限合伙人)、高安城投(有限合伙人)签订《合伙协议》和《补充协议》。约定成立高安市奥其斯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简称:奥其斯合伙),首期合伙额度为6亿元,期限为4年。激石伟业为普通合伙人,认缴出资数额100万元;华金证券为优先级有限合伙人,认缴出资不超过4.79亿元;高安城投为劣后级有限合伙人,认缴1.2亿元。拟投资项目仅为向奥其斯公司增资扩股。

2017年2月24日,奥其斯合伙按前述协议注册成立。其中,华金证券的出资4.79亿元,由江西银行通过华金融汇94号兴业银行托管专户缴纳。华金证券、高安城投、激石伟业分别持有奥其斯合伙79.83%、20%、0.17%的合伙份额。

2017年3月6日,高安城投(甲方、受让方)与华金证券(乙方、转让方)签订《合伙企业份额受让合同》,约定高安城投受让华金证券持有的奥其斯合伙的全部合伙份额。

2017年3月21日至2018年4月3日,高安城投根据《合伙企业份额受让合同》的约定,按季度向华金融汇94号兴业银行托管账户支付溢价款,合计3,286.47万元。其中,2017年第二、三季度的款项实际为奥其斯公司支付,2017年第四季度、2018年第一季度的款项实际由高安城投支付。

2018年10月16日,华金证券向高安城投出具《告知函》,要求按前述协议支付转让价款及溢价款;并称江西银行作为其委托人、投资人、实际上的权利主体,将通过划扣高安城投在江西银行的存款1,591.34万元冲抵欠款。同年12月21日,江西银行宜春高安支行营业部从高安城投账户直接扣划逾期利息2,487.38万元。

或搭上半年净利润

从一审和二审情况来看,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先是驳回了高安城投的请求。后者不服判决,上诉至最高法院。

最高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案涉《合伙协议》及其《补充协议》是否无效。

鉴于高安城投提供了多份刑事判决证据,确认奥其斯公司的法人代表罗嗣国,通过周雪华(激石伟业实控人)、龙腾,分别向江西银行高层领导、高安市原市长潘劲松、副市长肖晓行贿。从而违规取得江西银行的贷款,并由高安城投提供保证担保。

最高法院认定,华金证券签订《合伙协议》及《补充协议》的真实目的是“以设立合伙企业的同时转让合伙企业财产份额并收取固定溢价款形式,变相实现还本付息的借贷目的”。

为此,最高法院做出判决,撤销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9)赣民初47号民事判决;确认《奥其斯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合伙协议》《奥其斯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合伙协议之补充协议)》无效;一审案件受理费304.18万元,二审案件受理费304.18万元,均由华金证券和激石伟业共同负担。

协会数据显示,华金证券2020年上半年的营收为3.37亿元,净利润仅为4,093万元(母公司口径)。

而高安城投先后支付给华金证券的溢价款和被划扣的资金,合计就达到了4,130万元,已经超过华金证券2020年上半年的全部净利润。

在支付案件受理费之后,华金证券是否继续被追债?目前没有更多信息。

最新披露IPO进展

自2020年初接受中信证券上市辅导以来,华金证券的IPO进程,一直让行家牵挂。

2021年2月22日,证监会核准了华金证券控股股东的变更申请。珠海华发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珠海华发)通过无偿划拨的方式,从其全资子公司珠海铧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铧创投资)子公司手中接过了华金证券79.01%的股权。

这也意味着,代表珠海国资委的珠海华发从幕后走向台前,由间接控股变为直接控股。

3月29日,中信证券发布《关于华金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辅导工作进展报告》,首次披露了辅导期内华金证券控股股东变更和董监高变更的事项。

由于华金证券此前年报未列出高管信息,而协会只能看到主要高管,这可能是迄今为止最全面的一份名单。

行家注意到,2020年6月,华金证券董事会审议通过决议,解聘唐育超的副总裁职务。

协会信息显示,唐育超此前没有券商任职纪录,于2018年5月正式加盟华金证券,目前显示仍在职。

然而,上海证监局的行政审批信息中,未查到对其担任券商管理层人员资格的批复。

此外,企查查信息显示,唐育超自2018年2月起担任华金期货董事,2020年10月退出董事会。

从时间节点上看,行家脑洞向的猜测,华金证券高管的变动,是否有什么缘由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